注册

特斯拉维权车主最新回应:不要再打口水仗 希望谈判重回正轨

2021-05-02 21:41:28 OG东方馆网上投注 

家在安阳,维权在郑州。过去两个多月,特斯拉车主张女士和丈夫李先生为了维权辗转于两地。“挺疲惫的。”

除了漫长的维权过程,外界的诸多质疑也让他们压力倍增。4月19日下午,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接受出行一客专访时,评价“车展闹剧”主人公张女士“很专业”“背后应该有(人)”,张女士夫妇的维权动机受到质疑。

4月28日,特斯拉官方微博发布的《关于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及事件说明》似乎更加坐实了“背后有人”的说法。根据说明,李先生在3月13日明确声称,自己身后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此外,张女士在车展现场谎称自己怀孕三个月的行为,也成为被舆论诟病的焦点。

近日,张女士在多家媒体的采访中回应称,在面对特斯拉众多安保围攻下,谎称怀孕是为了自保。她对出行一客直言:“特斯拉一直在避重就轻,转移焦点,把舆论往我先生说过什么话、我究竟有没有怀孕往这个方向引。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到事件本身——特斯拉的车辆究竟存不存在问题?”

从“419上海车展维权事件”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至今,张女士仍在等待一个真相。尽管特斯拉方面表示已在4月22日向张女士提供了事故前半小时完整的行车数据,但张女士认为该数据并不完整,缺少重要项目参数。围绕数据完整性和可靠性的争议,双方观点始终存在明显分歧。张女士希望双方的沟通能重回正轨。

4月30日下午,张女士夫妇终于与特斯拉工作人员在郑州市监局坐下来,进行了车展维权事件后第一次正式的沟通。在三方沟通之前,张女士夫妇接受了出行一客的独家专访,针对近期维权事件中的多个争议点做出回应。

分歧一:数据的完整性和真实性

关于数据缺失的问题是双方从始至终最大的争议。

事故发生后,特斯拉郑州福塔店售后张经理于2月27日来电,向张女士口头播报了事发前5.9秒内的数据。根据数据,发生事故时张女士父亲的驾驶速度为118.5km/h,由于速度过快、制动较晚导致撞车。

张女士将电话进行录音,并在其3月11日发布的置顶微博中对口播数据进行回应,“事发时车速118.5km/h为编造,实际约为60-70km/h”,以此否认特斯拉方面判定的超速一说,提出是由于刹车失灵导致事故发生。

此后,双方就刹车是否失灵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根据特斯拉官博4月28日发表的文章《关于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及事件说明》中显示,自事故发生以来直至车展维权事件期间,张女士曾三次拒绝对车辆进行第三方检测,并两次给车贴封条,防止他人触碰。

张女士则表示,自己的态度一直是接受合理调解、接受专业的、有资质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在她看来,市监局推荐的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能做进口车检测鉴定的“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并不具备相关资质。李先生告诉出行一客,这家机构也是“特斯拉指定的唯一鉴定机构”。因此在3月9日的调解中他们提交了鉴定撤诉申请。而据李先生透露,他们后来了解到国内目前具备汽车鉴定资质的机构有上百家。

此外,张女士对特斯拉处理事故的态度表示不满。她称在4月19日上海车展维权事件之前,张女士称其只收到了特斯拉方面提供的口头播报数据。

“因为特斯拉一开始就完全对我们采用一种无视的态度,非常傲慢,然后直到上海车展这个事情发生过后,他们才有了一个愿意去处理事件的态度”,在张女士看来,这并非是一个真正要解决问题的态度,“从它发的官方声明也能看出来”。

4月22日,特斯拉公布了张女士车辆事发前一分钟的行车数据。数据显示,驾驶员最后一次踩刹车时,速度为118.5km/h,ABS作用之后的1.8秒,系统记录了碰撞的发生。驾驶员踩下制动踏板后,车速持续降低,碰撞前车速降低至48.5km/h,事发前半小时,驾驶员有超过40次踩下制动踏板的记录。最终按照数据指向,特斯拉车辆无刹车问题,而是张女士父亲驾驶速度过快、制动较晚导致事故。

张女士对特斯拉的这一判定结果并不认同。她展示了事发当天安阳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的事故认定书,提出车距过近为事故原因,“警方从未判定我方超速”,以此回应特斯拉方面判定的驾驶速度过快一说。

此外,张女士对数据可靠性表示严重怀疑。她认为特斯拉4月22日公开的数据有严重缺失。

对此,她提出两点质疑。首先,按照《电动汽车远程服务与管理系统技术规范》(GB/T 32960)国家标准,监测平台对每辆车有61项指标统计,以及在特斯拉EDR数据记录样本中,涉及的参数项目,明显远远多于她所收到的数据。“比如像刹车踏板位移、油门踏板位移、电机扭距、车身激励、能量回收、助力系统工作状态、ESP工作状态等一系列的具体项目参数,都未能在数据里得到体现。”

其次,根据她3月15日微博中公开的特斯拉方面提供的口播数据显示,事发时27秒59分秒车辆稳定系统被激活。然而特斯拉在4月22日于官方微博公开的数据中,却没有包含这一项。

在特斯拉的官方声明中公开表示,“将数据直接提供给客户,真心实意赢得消费者的理解和支持,毫无保留地配合监管部门”。但张女士认为特斯拉并未完全履行自己的承诺,拿出解决问题的态度。

“你要履行你的承诺,提供完整原始数据,你为什么不提供?为什么在市监局责令提供完整数据的情况下,你提供了一个并不完整的数据,这是你尊重消费者吗?这是你解决问题的态度吗?”“你是发布官方声明道歉,你的道歉究竟是给我本人道歉,还是你道给所有人看?你是道歉给别人看的,你并没有给我本人道歉。”

张女士认为,特斯拉所提供的数据最大的问题是不完整,缺少重要项目参数,同时也存在一些出入。

根据特斯拉4月22日公开的行车数据显示,事发时车速为118.5km/h。张女士则在其置顶微博中提出质疑,坚称特斯拉数据造假,她表示,事发时车辆的实际驾驶速度只有约60-70km/h。

当出行一客在4月30日的采访中问及张女士是否仍坚持这一判断时,即118.5km/h的数据为特斯拉编造,实际速度约为60-70km/h,张女士回应称:“本着严谨的态度来说,因为人的判断可能会那个,所以我还是想让他们提供完整的数据,然后再做一个正确的判断。

分歧二:背后是否有团队支持?

除了不满特斯拉未拿出真正解决问题的态度,提供完整行驶数据之外,张女士认为特斯拉还在避重就轻、转移矛盾,将舆论引向车辆质量以外的无关问题上。

▲ 详见1分25秒

比如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在4月19日车展上,接受出行一客专访时表示(详见:独家 | 陶琳回应车展维权事件:特斯拉不可能妥协),张女士“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由此引发了舆论的广泛热议。

张女士不止一次表示,“背后有人”的这一说法并不属实,她认为这是特斯拉转移公众注意力的手段。事实上,在她行政拘留期间,上海警方已对其社会关系、资金和通信往来进行了相关调查。“我相信警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张女士表示希望陶琳能就自己的这种说法拿出证据。“因为她的这种言论会误导公众,使网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所以我要求她拿出证据,如果拿不出就要给我公开赔礼道歉。”

值得关注的是,特斯拉在4月28日发布的说明中称,张女士的丈夫李先生曾在3月13日,与特斯拉郑州福塔门店工作人员的沟通中明确表示,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等“团队”返京后可以另找时机与特斯拉工作人员见面详谈。

当出行一客问及其丈夫是否说过这句话,有无录音作证时,张女士回应称,“我先生说没说过这句话,即便说过这句话,真的代表他背后有人吗?退一步来讲,中国哪一条法律不允许维权者通过团队或是任何机构去维权。退一万步来讲,我真的说了这句话,跟刹车失灵有什么关系,跟特斯拉不提供完整数据又有什么关系?”说到后面,她的情绪明显激动起来,“我们根本就没有可以被警方调查的,这是一种诽谤,我们还要报警呢!”

此外,张女士表示,维权过程中主要只有她和丈夫两个人。至于网上流传的封某某与韩某是这起维权事件主要策划者的说法,是恶意造谣和诽谤。实际上,他们是在维权群里认识的。“大家都是经历过事故的特斯拉维权车主,作为车友平时会在特斯拉事故维权群里分享一些维权经验,并无其他往来。”

分歧三:巨额理赔从何而来?

据张女士回忆,2月21日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特斯拉400客服就联系到她询问情况,并派郑州福塔店工作人员与之联系,然后提醒张女士报警、报保险,沟通商业险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等相关事宜。

当晚九点左右,张女士一行人与被追尾的两辆车车主一同前往交警大队处理此事。之后,她安排受伤的父母住院。当晚十点左右,张女士的车被拖到特斯拉郑州福塔店。

但据特斯拉4月28号的声明显示,事故当天他们提出协助张女士完成车辆维修和保险理赔事宜,遭到拒绝。次日凌晨,张女士将车辆拖至河南圣易睿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停车位,并在2月25日将车辆首次贴上封条,禁止任何人接触。

张女士表示“事故当晚拒绝保险理赔”的说法并不属实:“我怎么可能第一时间拒绝理赔,这不符合常理。保险公司的人可以作证,而且特斯拉手里也有我当时跟400的通话记录。”

此外,就事故发生后的车辆处理情况,双方也各执一词。张女士称2月21日晚上十点,自己的车就被特斯拉派人拖至郑州福塔店。随后,夫妻二人在2月25日第一次到福塔店三楼维修车间给车贴上封条,并强调任何人都不能碰该车,“直到3月5号,我才把车拿到自己手里。”

按照张女士的说法,2月21日事故发生后到3月5日这段时间内,车辆一直存放在特斯拉郑州福塔店,这与特斯拉在4月28日的声明中提到的“2月22日凌晨,张女士将车辆拖至河南圣易睿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停车位”的内容相悖。

而在3月5日当天,双方也就赔偿问题进行了沟通。当时,特斯拉工作人员让对方把赔偿诉求落实在书面上。在采访中,李先生提供了3月6日递交给特斯拉的口述诉求照片,上面记录了其希望争取退车,并获得精神损失、医疗费、误工费等赔偿的诉求。“这也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诉求。”

然而,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4月19日回应车展维权事件时公开表示,张女士不接受车辆检测,并索要了高额赔偿。对此,李先生难以理解口述诉求为何到了陶琳口中变成了巨额赔偿,“我们从来都没谈过金额,何来巨额赔偿一说?”

维权车主:希望特斯拉拿出诚意

截至目前,双方的沟通仍处于僵滞。张女士表示特斯拉提供的数据缺失重要的项目参数是不完整数据。此外,国内对于新能源汽车,尤其是自动辅助驾驶车辆的检测技术尚未成熟,所以关于第三方检测他们仍在进一步沟通和落实。“当然走司法途径,也都在沟通当中。”

此外,针对特斯拉4月28日发表的《关于上海车展“维权”张女士的沟通进展及事件说明》一文,张女士在专访时多次强调,很多情况不属实,这是特斯拉转移矛盾的手段。“就它(特斯拉官方微博)4月28号的声明,我会逐一梳理清楚,并根据手里的一些录音,包括特斯拉之前的表态,提出来一个时间线,接下来都会在我的官方声明中一条条回应。”

4月30日下午,特斯拉派出三名工作人员与张女士夫妇在市监局进行了“419车展事件”后的第一次正式沟通。当晚,出行一客向李先生询问沟通情况时,他直言,昨日下午的沟通仍无实质进展,特斯拉方面以“没仔细看过数据,也看不太懂”为由,没有正面回应二人对于数据的质疑。李先生表示,对此结果并不满意。

同时他透露道,在昨天的三方沟通中,夫妻二人未再提及3月6日口述诉求中的赔偿要求。他们只希望特斯拉在接下来拿出诚意,提供车辆原始的完整数据,之后再考虑进一步的赔偿事宜。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网站地图 ds太阳城线路检测 AG电子游戏网址 OG东方馆代理
申博手机游戏下载官网 菲律宾申博直营网 申博娱乐下载 澳门葡京官网登入
澳门第一娱乐赌城 太阳城香港体育彩 日博官网 钱柜游戏手机客户端
og真人游戏 og东方馆集团 OG东方馆在线开户 OG东方馆游戏现金网
OG东方馆百家乐 OG东方馆开户 OG东方馆正网代理开户 OG东方馆电子游戏
38XTD.COM 4888tyc.com S618F.COM 2888DZ.COM 6666ib.com
8CJS.COM 132PT.COM 286sunbet.com 1111ib.com 88sbsg.com
988TGP.COM 598jbs.com 918psb.com 155TGP.COM 157cw.com
585sj.com 766BBIN.COM 1112989.COM 8DQS.COM 717sj.com